原本书本里的第二章脚注

1

参看克劳斯( Klaus Klostemaier)的《印度教简明百科》( A Concise Encyclopedia of Hinduism),第 124 页;克劳斯( Klaus Klostemaier)的《印度教概述》( A Survey of Hinduism),第 487 页;史提芬· 罗森( Steven Rosen)《印度教基本概要》( Essential Hinduism),第 193 页;斯里· 斯瓦米· 悉瓦南达( Sri Swami Sivananda)的《印度教大全》 ( All About Hinduism),第 134 页。

2

参考理查德· 考德威尔( Richard Caldwell)的《众神的起源》( The Origin of the Gods), 第 137 页,牛津出版社。

3

参考吉恩-马克· 纳尔博纳( Jean-Marc Narbonne)的《普罗提诺与诺斯底派的对话》

4

关于这场暴力、持久冲突的历史评论,请看菲利普· 詹金( Philip Jenkin)的《耶稣的 战争:四位大主教、三位女王、两位皇帝如何决定了之后 1500 年的基督徒的信仰》( Jesus Wars: How Four Patriarchs, Three Queens, and Two Emperors Decided What Christians Would Believe for the Next 1,500 Years)。还有理查德· 鲁宾斯坦( Richard Rubenstein)的 《耶稣如何成了神:罗马帝国末期定义基督教的斗争》( How Jesus Became God: The Struggle to Define Christianity During the Last Days of Rome)。

5

参看维基百科文章“第一次尼西亚会议”( First Council of Nicaea),“ 出席者” ( Attendees)部分。

6

参看《 天主教百科》( Catholic Encyclopedia), 11 卷 44 页,“ 尼西亚会议” 文章。

7

参看奥达查尔斯( Odahl, Charles)的《康士坦丁和基督教帝国》( Constantine and the Christian Empire), 261 页。

8

路德会、天主教(承接拉丁仪式)、东正教、科普特东正教、圣公会等等,这些不 同教会所采纳的尼西亚-君士坦丁堡信经在形式上也略有不同。有些细微的差别其实是 过往神学冲突的遗迹,比如有些版本出现了“ 和从子” (and from the Son),有些版本则 没有这句话。

9

参看《 优西比乌斯,康士坦丁生平》( Eusebius, Life of Constantine), Averil Cameron and Stuart G. Hall, Oxford, 第 41 页。

10

“康士坦丁胜利成为惟一的皇帝以后,仅七个月之内,便于 325 年组织召开了第一 次尼西亚会议”(《剑桥基督教史:起源于康士坦丁》(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Christianity: Origins to Constantine),第 1 卷,第 552 页)。

11

孔汉思( Hans Küng):“会议上这位皇帝才有发言权,连罗马主教都未获邀请。皇 帝召集了帝国宗教会议,并且透过自己任命的主教以及帝国代表操纵了整个会议,又 将会议结论定为国家法律。”(《天主教:简史》 [The Catholic Church: A Short History], 第 36 页)

12

“尼西亚会议能够一致通过采用 homoousios 的公式,也要归功于他[康士坦丁]” (《剑 桥基督教史:起源于康士坦丁》,第 1 卷, 548 页)。孔汉思:“ 康士坦丁加入了这个非 圣经字‘ 同一实体’(希腊文是 homoousios,拉丁文是 consubstantialis),后来引起了 极大争论”(《天主教:简史》,第 37 页)。帕利坎( Jaroslav Pelikan):“ 325 年康士坦 丁提议用 homoousios,他的儿子康士坦丢斯在政令中却持反对立场:‘ 我不想用圣经没 有的字眼。’”(《基督教传统:教义发展史》 [The Christian Tradition: A History of the Development of Doctrine],第 1 卷,第 209-210 页)。

13

凯利的《早期基督教教义》( Early Christian Doctrines) 第 237 页指出,“史上传统 的说法是,奥色斯( Ossius)建议康士坦丁用 ὁμοούσιος( homoousios)一词。” 另一本 书说:“他(科尔多瓦的奥色斯, Ossius of Cordova)跟皇帝提到柏拉图第一位格和第 二位格神性人物的概念,这跟基督教信仰的父神和他的儿子‘ 道’ 相似,也许可以借 用过来,有助于异教徒皈依基督教。”(《康士坦丁和基督教帝国》,第 112-113 页)。

14

参考查尔斯· 马特森· 奥达( Charles Matson Odahl)的《康士坦丁和基督教帝国》,第 197 页。

15

“最为讽刺的是,为病榻上的皇帝施洗的是阿里乌斯派尼科米底亚的优西比乌斯。 就是这位优西比乌斯, 325 年康士坦丁保护了他的利益” (《康士坦丁时代剑桥指南》[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the Age of Constantine], 130 页,剑桥大学出版社, 2006)。康 士坦丁于 337 年复活节由阿里乌斯派主教尼科米底亚的优西比乌斯施洗;卒于同年 5 月 22 日,那一天是五旬节,当时罗马正准备与波斯开战(《 优西比乌斯, 康士坦丁生 平》, 49 页)。

16

《 优西比乌斯, 康士坦丁生平》第 44 页说,“ 康士坦丁是否真的信仰基督教,这一 点令人质疑。” 提出质疑的文章分别是雅克布· 布克哈特( Jakob Burckhardt)的《康士 坦丁大帝时代》( The Age of Constantine the Great),阿利斯泰尔· 凯( Alistair Kee)的《康 士坦丁对比基督》( Constantine Versus Christ),爱德华· 施瓦兹( Eduard Schwartz)的 Charakterköpfe aus der Antiken Literatur : Vorträge。

17

孔汉思:“这一信经成为教会及帝国的法律,‘ 一位神、一位皇帝、一个帝国、一个 教会、一个信仰’,这个口号渐渐主导了一切”(《天主教:简史》,第 37 页)。

18

尼西亚信经对基督教所有主教甚至所有基督徒都有约束力,以下的历史观察足以证

19

参看詹姆斯· 丹( James D.G. Dunn)的《基督教与犹太教的分道扬镳:对基督教特性 的重大影响》( The Parting of the Ways: Between Christianity and Judaism and their Significance for the Character of Christianity),第二版, SCM 出版社, 2006 年。

20

凯利在《早期基督教教义》(第五版)一书中说,康士坦丁愿意容忍基督教各派之 间意见不同,但“条件是他们必须同意他的信经”( 237 页),而且“ 只要这位皇帝还 在世, 他的信经就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238 页)。粗体是我设置的。

21

凯利:“无论会议的神学是什么,康士坦丁最关注的是越多人同意越好。正因如此, 无论什么人在信经上签名表示赞同,他都来者不拒。所以谈论会议的神学立场是不切 实际的。”(《早期基督教教义》,第 237 页)

22

《重洗派妇女概况:十六世纪改革先锋》( Profiles of Anabaptist Women: SixteenthCentury Reforming Pioneers),阿诺德· 斯奈德和琳达· 休伯特· 赫克特主编( C. Arnold Snyder and Linda A. Huebert Hecht [eds.]), 352-356 页, 威尔弗雷德劳里埃大学出版社 ( Wilfred Laurier University Press, Waterloo, Ontario, Canada, 1996)。

23

迈克尔· 塞尔维特因为教义原因而受审、被处死的记载,看《追杀异端:迈克尔· 塞 尔维特的生与死》( Hunted Heretic: The Life and Death of Michael Servetus, 1511-1553), 罗兰· 班顿( Roland H. Bainton,耶鲁大学基督教历史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