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有权定义异端并且迫害异端

尼西亚信经的当代版本大多隐瞒了一个事实,就是 325 年的尼 西亚信经结尾还有一句咒诅( anathema)的话,咒诅那些不接受尼 西亚信经的人。菲利普·沙夫( Philip Schaff)在《基督教信经》 ( Creeds of Christendom)这样翻译道:“他们( 持异议者)是被圣 天主和圣使徒教会所咒诅的”。 BDAG 辞典给 anathema( ἀνάθεμα) 下了三个定义,可见这个字意味着该下地狱:“① 为了还愿而献上 的祭,还愿祭; ② 受咒诅的,该死的、可憎恶的; ③ 表达咒诅的 内容,一个咒诅”。定义①可以排除掉,因为信经不可能视持异议者 为献给神的还愿祭。可见凡不同意尼西亚信经的人,就被尼西亚信 经判定下地狱。

同样, 阿他拿修信经也以一句定罪的话结束,菲利普·沙夫在 《基督教信经》中这样翻译道:“这是大公教会信仰,必须笃信,否 则不能得救”。沙夫强烈反对阿他拿修这句“咒诅的话”:

**咒诅的话。 阿他拿修信经与语调平和、毫无争议的使徒信 经形成了鲜明对比。信经开头、结尾都郑重宣告三位一体 以及道成肉身是大公教会信仰,是得救的必要条件,拒不 接受的人永远失丧。中间( 阿他拿修信经的第一部分与第 二部分之间)也加插了这句咒诅的话。三次重复咒诅的 话……要求凡想得救的人相信独一的永生神:父、子、圣 灵,同一本质,三个位格; 相信集完全的神与完全的人于 一身的耶稣基督。

**这咒诅的话,特别是崇拜场合歌唱、吟诵时,让当代新教 徒听起来非常刺耳,大大怀疑这是否与真正基督教的仁爱、 谦卑精神相一致,是否僭越了教会的权柄。 (《基督教信经》, 10 章,第 3 段)

尼西亚以后,教会开始自行定义什么是异端,凡不接受教会所 定的基督徒信仰标准的人,教会就加以定罪。换言之,到了四世纪, 教会大胆取代了圣经,擅自决定基督徒的信仰准则。今天的天主教 依然是这种情况。基督教各宗派都接纳圣经为终极权威, 但教会的 教义观已经牢牢被三位一体教义禁锢了,因为基督教的教义基础完 全来自天主教,基督教本身就是出自天主教(路德本人就是天主教 奥古斯丁修会的修士)。

基督教脱离天主教主要有两个原因,正如路德所提出的:第一 是因信称义;第二是不接受教皇权威以及教皇无误论。但遗憾的是, 除了这两个要点,其余的天主教教义,包括尼西亚信经、君士坦丁 堡信经以及后来的三位一体公会制定的信经, 都编入了基督教教义。 结果天主教与基督教的神学基础毫无二致。所以基督教信徒甚至教 牧人员很容易皈依天主教,反之亦然。今天这种皈依的事件屡见不 鲜。那些不太喜欢教皇及教皇制度的天主教徒,可以很容易地加入 一些基督教会。

教会特别在尼西亚时代之后,自认为是信仰的惟一权威, 有权 判定谁是异端。天主教曾宣布路德为异端,甚至殃及到跟随路德的 信徒。当然近几年天主教对基督教采取了和解的态度。

尼西亚之后,统一了的罗马帝国及其教会(罗马视教会为自己 的教会)实行了逼迫“异端”的政策。 一度曾遭受逼迫的基督教会, 现在却逼迫起了基督徒同伴,给他们贴上“异端”甚至“异教徒” 的标签。臭名昭著的宗教法庭见证了基督教逼迫者的野蛮行径,他 们采用酷刑、处死、屠杀来迫害“异端”。

一旦教会或者一群基督徒自以为有权决定什么是异端、什么是 正统,或者谁是异端、谁不是异端,就会引发种种可怕的事情,成 为教会历史上永远抹不掉的羞耻。耶稣当年已经提醒了他的门徒: “人要把你们赶出会堂,并且时候将到,凡杀你们的,就以为是侍 奉神”(约 16:2)。

基督教新教曾经被罗马天主教定为异端,应该不会这样待人了 吧?可惜并非如此,重洗派遭受的残酷迫害就是始于宗教改革时代, 成为教会永远的污点。

成千上万的重洗派信徒被罗马天主教徒和基督教徒杀戮。 同时, 路德、慈运理、加尔文还对之口诛笔伐(《基督教会牛津辞典》,第 三版,第 55 页)。不同的史料都做出了一致的评估:到 1535 年为止, 重洗派有五万人被杀。知名的重洗派受害者有雅各•胡特尔( Jacob Hutter,在因斯布鲁克[Innsbruck]被处以火刑),汉斯( Hans Hut,在 奥格斯堡[Augsburg]受折磨致死),神学家胡伯迈尔( Balthasar Hubmaier,在维也纳受折磨,活活烧死。三天之后,他的妻子脖子 上被绑上一块石头,扔入多瑙河淹死)。

在乌特勒支( Utrecht),玛丽亚和厄休拉( Maria and Ursula van Beckum)这对姑嫂被处以火刑。当时绳索故意没有绑得很紧,大火 烧起来的时候,众人还能够看见她们俩出于条件反射地收缩22。 知道这些暴行的基督徒( 比如在基督教学院及神学院教导教会 历史的基督徒)会避而不谈, 所以一般基督徒对这些可耻事件一无 所知。加尔文在迈克尔·塞尔维特( Michael Servetus)被定罪、受 火刑的事件上脱不掉干系,而且有史可查,但大部分基督徒甚至加 尔文的追随者对此一无所知23

今天,教会与教会之间,甚至同一间教会里,擅自判定别人为 异端的现象依然屡见不鲜。因为教会不再拥有政治力量,无法动用 刑罚逼迫持异见者或者反对教会的人,但依然还有一个有效武器: 毁谤和中伤。教会甚至利用互联网毁谤、中伤某些教会或者教会领 导。这些毁谤者自称服从圣经的权威,却视而不见圣经极力谴责毁 谤罪。可以说,教会很多人已经落入了耶稣在马太福音 23 章所谴责 的另一种罪中: 假冒为善。 这些人对耶稣“不要论断人”(太 7:1) 的警告充耳不闻。

需要强调的是,如果教会还想有希望的话,当务之急是必须明 白自己已经落入了错谬和假冒为善,必须求神开我们眼睛看见这些 现实,以至于能够悔改、得救。教会其实已经丢了信誉, 在世人眼 中,教会不过是与时代脱了节的社会机构或者宗教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