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本网站!认识《圣经》所启示的独一真神(YHWH)雅伟!
img

信仰声明 我如何看待神的话

作者:张熙和牧师
这本查考耶稣是独一完全人的书,理当让读者明白作者是如何看待整本圣经特别是如何看待新约圣经的。
谈论圣经的书籍不可胜数,但作者们甚少表明他们是如何看待圣经的。 也许对他们来说,圣经是一本古老的宗教文献,具有一定研究远古文化的价值?或者圣经是一部历史文献,涵盖了几千年的历史,有助于了解古代近东各国,特别是以色列国?或者因为圣经对西方文明有着深远的影响,所以值得研究?
然而如果圣经是一部宗教、历史、文化典籍, 那么圣经今天对我们和我们的信仰有何权威可言呢?无视圣经的权威,研读圣经就成了学术研究,无关乎我们的信仰、生活。
我想开门见山地说,这不是我的圣经观。 我看圣经为神的话。
这是什么意思呢?意思并不是说圣经是神的口谕,不同的作者仿佛机器人一般,大脑空白,逐字逐句按照神的口授写下来。恰恰相反,我相信圣经每一位作者都堪称传道者或者先知,他们得到了神的启示,再以自己的方式、风格将神的启示由衷地表达出来。
正因如此,圣经的书卷包括新约书信风格迥异,彰显出不同作者的表达特色甚至语言能力。举个例子,使徒雅各以精通希腊文著称,无论是自己执笔,还是为他人代笔,都是精美华章,与启示录的“粗糙”希腊文形成鲜明对比。如果书信内容是神的口谕,就不会如此风格迥异了。我自己平生讲过几百篇道,对先知耶利米的一番话略有感悟。耶利米说,雅伟的话好像烧着的火在他骨中(参看耶 20:9)。一个被动的“速记员”不可能讲出这番话来。


一位神人教导我神的话
我之所以视圣经为神的话,并不是因为忠于某教派的教义,而是因为自从经历神的那一天起,我就意识到他是“永生神”(新旧约都使用的词汇)。那是六十年前——1953 年——的圣诞节, 当时中国已经解放了。那天有个基督徒邀请我去她家喝茶,我却左思右想、犹豫不决, 因为那时我自认为是个无神论者,至少我认为神的存在是无法证实的。 踌躇了一番,我终于应邀前往。 可是到了那人的家,已经曲终人散,只剩下了两个人: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谦逊温和又一表堂堂;一位中年妇人,头发已经泛白——她就是这场小型圣
诞聚会的东道主,也是邀请我的人。
那天晚上其余的事就不详谈了(女主人言谈不多,一直是年轻人蔡亨利在讲神和耶稣),我只想说,那天我也遭遇了“大马士革路上的经历”(徒 9 章),正如保罗遇见了耶稣一样这段经历以及后来几十年的经历,详见《我是怎么认识神的》一书。网上阅读网址:http://www.christiandc.org
之后的一年时间里,亨利教导我新约特别是约翰福音,我从未听过还有其他人像他那样的生动讲解。有一天晚上,亨利在外面遭到逮捕,从此杳无音信。据朋友们所知,亨利从未参与政治活动,也丝毫不感兴趣。
亨利无疑是一位神人, 称得上为神、为神的基督火热。 他的专业是研究化学。他将工资用于传道工作, 去上海四围的乡村传福音、讲道。亨利会不会是因此而被捕的呢?今世我们无从知晓了。


从神的话中聆听神的声音:首要、最大的诫命
查考圣经不像研究其它课题,因为圣经并非只是一本关乎历史、地理、文学的书,圣经是神的话。有时候神的确会透过历史、地理向我们说话,然而如果我们的目标是要从神的话中聆听神的声音,就不能用研究历史、文学或者其它什么学科的方法查考圣经。 若不想聆听神的声音,当然可以把圣经当作一门学科来研究。
若想听得见神的声音, 那么该如何读神的话呢?必须从头开始,从神的第一条诫命读起。 有一位文士向耶稣提问时,道出了这条诫命的重要性:“诫命中哪是第一要紧的呢?”耶稣回答说:第一要紧的就是说:“以色列啊,你要听,主我们神,是独一的主。

 30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

31 其次就是说:“要爱人如己。”再没有比这两条诫命更大
的了。(可 12:29-31)
一旦遵行这两条大诫命——爱神及爱邻舍, 就可以从圣经中听见神的声音了。原本视作故事、历史、诗歌、诗篇、箴言的书,现在就会成为神与我们沟通的渠道。原本以为已经落伍的古书,现在却活生生地向我们的心灵说话。 以前在圣经里读到的神, 现在他是借着他的话语碰触我们的心灵深处。 我们终于憬悟为什么新旧约都称神为“永生神”。
不从第一条诫命开始,就无法知道神是永生神。 很多基督徒深陷困境,因为没有人教导他们要尽心尽力去爱神。没有遵行耶稣的教导,又怎能自称为耶稣的门徒呢?结果我们乃至教会失败的见证,大家都有目共睹。有些基督教领导告诉我,他们已经投身于服侍工作二、三十年,依然没有属灵能力做成他们侍奉的工作。人们在教会里很难看见永生神,因为教会忽略了第一条诫命。
第一条诫命是以色列属灵生命的关键, 可是我们信奉三位一体的人却否定了第一条诫命的一神概念:
4 以色列啊,你要听!雅伟我们神是独一的雅伟。 5 你要尽心、尽性、尽力爱雅伟你的神。(申 6:4-5, 按希伯来文直译)亡羊补牢,未为迟也。归向雅伟,遵行第一条诫命,我们就会得到神的应许:“我打发到你们中间的大军队,就是蝗虫、蝻子、蚂蚱、剪虫,那些年所吃的我要补还你们”(珥 2:25); 就会经历到认识这位“永生神”的喜乐。


经历神是明白神的话的关键
圣经可以从多种视角来研讨,比如语言学、历史学、文献传抄学等等, 但这些方法都不能揭示出蕴含在神话语中的核心信息。我不禁想起了伦敦读书期间那终身难忘的一幕:我的希伯来语教授跟我讨论希伯来圣经一些难明的经文,当时他停顿了一下,说:“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神。”我吃了一惊,圣经的核心就是神,不相信神的存在却能够皓首穷经,这真是匪夷所思。难道他只是对文学感兴趣?
当时我正埋首看那些经文,教授便突然冒出了这句惊人之语。我抬起头来,只见他盯着天花板,若有所思。他是一位知名教授,在希伯来文圣经的专业课题方面著作颇丰。那一刻他为什么突然思考起神的真实性了呢?几分钟之后,他又回到了当前探讨的经文,不过很快就下课了。那一幕让我终身难忘。一位知识渊博的学者,一位知名的圣经研究专家,却尚未确定神是否真实。
神学系质疑神存在的教授并非仅他一人,还有一些教授也不相信神,因为他们从未经历过神的真实。然而他们依然教导新旧约,视之为一门学科,而神是其中的一项课题。他们不接纳圣经是神的启示,认为圣经是人的传统的产物。他们还找到证据支持他们的观点。比如圣经有人为的错误,要么是故意改动,要么是抄写出错。

经过这样一番艰苦查考,就完全看不见神了。其实很多相信圣经的基督徒是为了服侍教会而入读神学院的,但很快便失去了方向,有时甚至失去了信心,因为他们也是经历不到“永生神”。

我们如何读圣经是取决于我们是否经历到了神的真实。一个“知道”神的人会“听”神的话,他所听的方式跟不认识神的人的方式是天壤之别。说到知道神,我指的是保罗所说的意思:“因为知道我所信的是谁”(提后 1:12)。很多人所谓的相信神只是某种模糊的感觉,这不是知道神。信心若不是扎根于对神的经历上,则会变得褊狭、固执,甚至敌视那些持不同意见者。但知道神的人不会这样行事为人。
之所以讲了上述这番话,是为了帮助读者明白这本解经书所要传达的信息。我相信圣经是神的话,并非教条。我就是按照圣经的教导而生活的,从而渐渐发现圣经“行得通”,所以我知道这是真理。
正如耶稣对他的犹太同胞说:“人若立志遵着他的旨意行,就必晓得这教训或是出于神,或是我凭着自己说的”(约 7:17)。我的确发现神的话是绝对真实的。
当然不是说干脆废弃学术研究,搁置字义查考和精确解经。毋庸置疑,粗疏拙劣的圣经查考不能荣耀神,因为神是完全的神。尽管我们的解经还达不到最高水平,但至少应该竭尽全力阐释神的话。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